• ES6量产下线蔚来的生死之战 深度

    2019-05-28 19:00:12

    5月28日,在合肥的江淮蔚来高端制造基地里,蔚来ES6正式量产下线月份向用户开始交付。去年的5月31日,在将交付时间推迟了一个月之后,蔚来将第一辆ES8交付给蔚来001号员工李天舒。

      5月28日,在合肥的江淮蔚来高端制造基地里,蔚来ES6正式量产下线月份向用户开始交付。去年的5月31日,在将交付时间推迟了一个月之后,蔚来将第一辆ES8交付给蔚来001号员工李天舒。

      在这将近一年时间里,蔚来ES8在全国257个城市累计交付了16845台(2018年5月31日-2019年4月30日)。这个成绩仅比奥迪Q7在2018年全年销量少了3498台,几乎是特斯拉Model X的两倍。截止5月28日12:00,ES8车主已经累计行驶里程达到141528428公里。

      有了ES8量产和交付的经验,蔚来对于其第二款车ES6的交付看起来驾轻就熟。开放大定、组织用户试驾、量产下线、开始交付,一切似乎都更有条理和自信。

      相对于ES8,在高性能和长续航之间,ES6是一款更均衡的产品。70kwh版本的ES6综合工况续航里程能够达到430公里,比ES8增加了75公里。而84kwh版本的电池能使ES6的综合续航达到510公里。其给予用户的个性化选装也更加丰富。

      目前,所有造车新势力在经过2018年首款车的交付元年之后,所共同面对的挑战是,在经过前期订单的集中释放之后,如何可持续的长效的吸收新订单?

      蔚来通过发布新车ES6给出了答案。而小鹏汽车也在上海车展上发布了全新轿车产品。

      ES6的推出,满足了一部分认为ES8过大的消费者的需求。同样,在和ES6比较的过程中,也有用户更加坚定的选择了能提到现车的ES8。对于蔚来来说,这都是最好的结果。

      蔚来创始人、董事长、CEO李斌说:“我对ES6还是充满信心的,毕竟这款车是在一个很大的细分市场里。”

      在ES8正式交付的这一年里,其实蔚来面临了很大的压力,甚至ES8一度被认为是一款“半成品”,遭到外界的诟病。

      所以,ES6的挑战就在于,必须要让用户感知到,这是一款更成熟的产品。在这款车上,我们看到了更好的车载大屏,看到了智能香氛系统,看到了Microfiber超纤绒顶棚,看到了前永磁后感应双电机布局。

      但这些配置的增加仍然无法完全打消消费者的疑虑,ES6更需要在系统稳定性和智能化方面有更好的表现。毕竟,作为一款与ES8同平台的产品,在生产线已经磨合一年,在积累了众多用户反馈之后,如果依然不断出现软件BUG,那将使蔚来的口碑毁于一旦。连续两款产品口碑扑街,那蔚来就会相当危险。

      据了解,蔚来将在6月份推出采用全新UI的Nomi车载人工智能系统2.0版本以及NIO Pilot驾驶辅助系统,在软件部门经历了巨大的调整之后。蔚来到底能拿出一个怎样的软件升级产品,令人期待。

      另外,最近的电动车着火事件,也让用户对于选购电动车产生了一丝疑虑。如何保证电池安全,以及如何快速响应,也是蔚来的一大挑战。

      从真正开始服务用户算起,蔚来开始了服务用户的第二个年头。虽然仅仅只有一年的时间,但是这也让蔚来尝尽了酸甜苦辣。

      为了让更多用户尽早买到ES8,蔚来打破了之前的计划,在48个开始了首批ES8的交付。

      从蔚来诞生初期的新鲜感,到NIO House带来的高端用户体验,让用户赞不绝口。但ES8软件的不稳定招致了口碑的滑坡;为了服务用户环游中国而派出的“奶妈车”也遭到了花式调侃;续航里程在冬季的衰减,也让蔚来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寒冬;最近,为了应对充电安全而将专属桩充电限制在90%的临时措施也被吐槽。

      在这一年里,蔚来几乎每一项新举措的推出,都会遭到车主们的各种争辩,优与劣,好与坏,吐槽与维护并举、支持与反对同存。

      蔚来官方前日在 App 上发表了「小飞侠服务宝典 ES8 创始版第二年服务无忧方案公布」的文章。对服务无忧的续购方案作出了调整。这又是一项引起了巨大争议的方案。

      尽管续购价格根据上一年的出险情况,会有增加或者减少,但从用户的角度必然会引发争议。

      “说实话,在用户服务上,我们做的还不够。我们只是把我们该做的做好了而已。”李斌坦言。

      今年的上海车展上,蔚来旗下首款轿车ET系列产品预览版ET Preview进行了展示。

      但蔚来官方却一再表明,关于ET轿车的生产与发布计划并未确定,只是展示概念车收集大家反馈和意见。这种有些保守的说法,让人产生了不少怀疑,是不是ET轿车的计划会推迟?

      也有坊间传言,年底的NIO Day上蔚来可能会推出更小的一款SUV产品ES3。

      不过,目前蔚来的重点就是如何通过ES6重新获得用户的正向口碑。如果ES6这关过了,蔚来的产品无论是轿车还是SUV,都会更顺畅一些。如果ES6出现任何问题,对于蔚来来说,可能也不会有下一款产品了。

      根据蔚来内部的消息,ET7很可能会延后一些,利用下一代平台来研发。目前蔚来主要的目标还是要把前两款车的销量做上去,获得正向现金流。

      从与江淮合作开始,关于江淮制造能力的吐槽就没有断过。一家只生产面包车和7万元小车的安徽小厂,能生产出40多万元的高端车吗?

      然而,这家合肥的老牌汽车制造厂,硬是通过一辆辆在路上跑的ES8获得了尊敬。

      在ES8交付开始的这一年里,几乎没有针对硬件机械方面和产品质量以及做工方面的吐槽。

      这也是蔚来为何在公布2018年财报后,决定放弃在上海自建工厂的原因之一。

      显然,这项合作开启了新造车企业与传统车企牵手的先河。而且江淮蔚来高端制造基地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示范项目,大众集团CEO迪斯也曾参观过这里。

      不过,这家规划了10万辆产能的工厂,要达到满负荷运转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。蔚来的年销量可能还不会那么快达到一年10万辆。

      这可能是江淮与蔚来之间唯一的挑战。毕竟,工厂需要足够的订单运转。而蔚来的订单式生产模式,给生产排期带来了不确定性。

      李斌表示,蔚来已经完成组队集训的阶段,目前正处在资格赛阶段。现在每一个季度、每一个月、每一天对于蔚来都是非常重要。

      “现在的蔚来是最脆弱的时候,还是小树苗。”李斌说,“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和帮助蔚来。”

      除了要把前两款车卖好,提高运营效率之外,目前蔚来更重要的是开始下一代产品研发。“再苦不能苦研发。这是蔚来的原则。”

      对于李斌来说,蔚来确实还有很多挑战。但李斌认为,所有可预知的困难都是我们的工作任务。

      按照李斌的规划,下一代平台的产品将于2022年上市,“到那时,才是决赛圈的比赛。”李斌说。“现在,队伍齐整的状态下,给我们三年时间,我们持续高强度研发投入。我们是可以给到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卷。”